盐边:农民的核桃林永无归期了吗?
2016.05.09 | 作者:杜 江 文章来源:村民投诉 | 浏览:317534

       “群众利益无小事”。群众的一桩桩“小事”,是构成国家、集体“大事”的“细胞”,小的“细胞”健康,大的“肌体”才会充满生机与活力。对老百姓来说,他们身边每一件琐碎的小事,都是实实在在的大事,有的甚至还是急事、难事。如果这些“小事”得不到及时有效的解决,就会影响他们的思想情绪,影响他们的生产生活。

       这段话,出自于习近平总书记之口。但是不是我们所有的党政干部,尤其是基层干部,都听进去了,并付诸于行动了呢?

       近日,媒体转来了一份经过证实的来自我省盐边县共和乡田坝村坝上组的村民的投诉,使我们再一次看到了一些基层干部的麻木和不作为,以及与总书记谆谆之语的差距。

        村民们介绍说,因自然因素,这里天然生长的几大成片核桃树处在杂木林与用材林的包围、交错、重叠之中。他们投诉的基本情况是:田坝村坝上组有30余户的经济林木(核桃树及该林地)处在本组六户管护山林人家的四至界线内。看管山户持有《集体林承包管护合同》,30余分配户的经济林核桃树及林地也写入了《集体林承包管护合同书》上。1982年包干下户时,时任社长刘永富、村长易昌友召集我全社村民开会,作出决定:为了公平合理,先分山(用材林看管山)到农户,经济林地是处在管护山内,但不属于看管山户,不受看管山户约束,看管山户只能对除经济林以外的用材林行使管护权,不能任意对经济林砍伐,对经济林的使用经营权不得干涉,其权属是属于经济林分配户的;后分经济林木林地,是按人均以产量套棵数以自然界的沟、坎、石头等标记为界,有边有界地划分到各分配户的,这一方案是通过包干小组成员实施的。分山后原公社办公室对看管山户签订颁发了《集体林承包管护合同书》,而政府对经济林分配户未签订颁发任何凭据。分山分经济林木林地后,从1982年~2008年二十多来年分配户与看管山户都各自以界行使自已的经营权利,互不干涉。

        但事情在2008年的二次林改时,起了变化,看管山户利用合同,起了贪心。

        此时张万祥当选社长(任本村村委委员至今),就以他和其他五个看管山户持有《集体林承包管护合同》为依据,不承认其合同书界线内的经济林木林地内的幼核桃树是分配户的,同时强行嫁接幼核桃树占为己有。开始实施二次林改时,又在乡村两级未向群众讲读2008年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文件精神的情况下,强行将分给我们30余户的经济林地块面图,在电脑上分别勾画在张万祥等几户持《集体林承包管护合同书》户自已的林权证书上。张万祥等先以《集体林承包管护合同书》否认分给分配户的经济林地权属的事实,同时宣称“这是历史遗留问题”,然后循序渐进地用强行确权手段推进了他们的侵霸行为,最后达到实质占有。2016年1月19日至20日,看管山户之一的张万明,更以嫁接为名,对大小核桃树普遍砍伐,其目的是毁林后,彻底霸占分配户的林地。

       就这样,这一事态从2008年开始,村民之间矛盾不断升级,

       打架斗殴现象时有发生,目前,已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而矛盾自开始后,分配户村民就一直请求乡、村两级组织,要及时解决,但也一直没有结果。然后村民们只有上访,并向法院投诉,但得到答复,都将解决责任的主体应归结于乡、村两级组织。可想不到的是,乡村两级反而作出决定,以一份所谓的调查报告来否定了分配户分得经济林地的历史事实,支持张万祥等人的行为,宣称:1982先分山后分经济林地都是不合法的,并要我们分配户拿出分经济林地的证据来,拿不出证据,经济林地就是看管山户的。乡、村两级组织最后要我们分配户将自己分得的经济林地的一部分砍割给看管山户,这样让步才能协调解决,否则我们自行协商。

       分配户村民说,争议近十年来,张万祥与乡、村上下联通,对此矛盾一直采取推、拖、压的手段,让分配户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奈何不得。

       问题是,村民们说,他们的主要经济收入来源就是核桃,要靠它生活呀。

      在村民的投诉中,他们诘问:1982年当时先分的经济林木林地如是不公平合理的话,当时群众能通过吗?能分得下去吗?能维持到2008年长达近20多年吗?分配户拿不出证据来就要拱手相让吗?当年全社群众都知道分配过程,但乡村干部却不主张公平正义,从而放弃政府的监督权,行政不作为,让老百姓的合法利益得不到保障,那我们还有什么呢?要我们无故砍割一部分给看管山户的评判合理合法吗?1982年当时任社长的是刘永富而合同书生产队又写的是易昌友的签名,在2008年群众才知晓分配户的经济林木林地已被《集体林承包管护合同》的四至界线给圈定了,这和分经济林木林地的决定相矛盾,这是为什么?难道1982年划分给分配户的经济林木林地不是事实吗?2008年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中“尊重历史、尊重事实、尊重农民意愿,有争议的调解好后再确权”的精神, 在乡、村两级组织眼里难道就是一纸空文吗?

       这样的诘问,我们认为,就是对基层政府与组织不积极作为的拷问。当前,懒政、殆政的腐败现象虽然依然严重,但中央治理的决心全国人民是有目共睹的,治理的措施也将越来越严厉。“群众利益无小事”。像盐边县村民投诉的“核桃林”纠纷与矛盾,事情虽小,却有可能拖成“大事”。这正是我们的担心与忧虑。

       还是请当事政府与组织,认真理会习近平总书记“对老百姓来说,他们身边每一件琐碎的小事,都是实实在在的大事” “如果这些‘小事’得不到及时有效的解决,就会影响他们的思想情绪,影响他们的生产生活”这样的话。

评论(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一环路西一段155号 电话:028-87316080  18980687036  15196651996 微信公众号搜索“scera-7”
COPYRIGHT©四川企业家网.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12028758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5020105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