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基本的问题是内需不足
2017.01.04 | 作者:陈炜 文章来源: | 浏览:155900

      从10%到6.7%,中国经济增速已经连续五年高位下行,中国经济出现的问题,很多人认为是由于经济体制问题,产业政策之争烟硝四起。如何处理好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经济何时能企稳回升?如今,国企改革进入政策落实期,进展如何?在全球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中国该如何发力?为此,记者采访了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长江商学院教授许成钢。

 

      把财政刺激抽掉问题更突出

      记者:你怎么看未来中国的经济方向?

      许成钢:基本上最近几年大的变化方向在我的预料之内,即中国经济会持续下滑。现在中国面对的基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而经济暂时没有下滑,是使用某些政策手段暂时顶住所致,只要顶住的手段稍微放松,经济又会继续下滑。其中最主要的手段就是财政刺激,财政刺激一放松,整个经济就下滑。我们现在最基本的问题是长期内需不足。

      非常简单的现实情况就是,全中国个人可支配收入的总值占GDP的比例非常低。有一些人认为,2011年以后,个人收入占GDP的比例有所回升,但这实际上是误导,为什么呢?当我们讲什么东西决定内需的时候,关键不在于速度,而在于水平,在于比例。最近略有回升指的是向好的速度,即相比原来非常低的比例下,有一点提升,但是这一点提升,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全体中国个人收入占GDP比例远为过低的水平。

      只要全体个人的收入占GDP的比例很低,就决定了全社会的需求不足,大量的东西没有人买,经济增长没有力量。所谓过剩首先就是因为需求不足;另一部分的过剩是在中国的制度里产生出来的,我们叫软预算约束的问题。当制度为企业制造出大量软预算约束的现象时,企业就不会管市场上的需求,仍然继续生产。我们现在的通货膨胀率非常低,看PPI实际上是通货紧缩,PMI也已经持续两年呈收缩状态,所有这些实际上都反映了,内需不足导致经济增速下滑,如果把财政刺激抽掉,问题更突出。

      记者:你觉得财政刺激能持续多久呢?

      许成钢:财政刺激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从规律性的现象我们知道,现在的问题,用财政刺激是不能解决的。

 

      解决债务问题要靠经济增长

      记者:债务问题是现在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之一,由于中国债的主体是银行,很多人担心银行的坏账率非常高,会影响中国的金融稳定和安全,你怎么看中国债务问题的走向?

      许成钢:中国的债务问题,需要仔细看是谁的债?如果讲银行,看一下是什么所有制的银行,就很清楚。中国的银行业基本上是国有制的,中国的金融,主体是国有制的。我们刚才已经讲到,在国有金融体制下,软预算约束的问题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软预算约束问题的核心就在于,资不抵债的国有企业不会破产。它靠不断借钱生存。最后,当经济里有大量资不抵债的国有资产靠借贷生存,坏债就会不断积累,而且积累的速度非常快,这不是新问题。上世纪90年代的国企改革,下了重大的改革决心“抓大放小”,深度改革国有企业,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国企欠的债还不了,债台高筑,使得国家的经济面临很严重的困难,甚至危险。但是当时的措施,有一些只是权宜之计。例如,把坏账隔离出来放在另外一个机构,实际上那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是硬化预算约束,提高效率。在民企大发展,整个经济的效率全面提高的前提下,虽然软预算约束问题没有完全解决,但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把过去在金融领域积累的坏债稀释了。

      上世纪90年代末20世纪初的时候,由于坏债问题,中国面临很大的危险,很多人担心中国的经济会不会垮。当时很有名的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专家尼古拉斯·拉迪写了一本书,预言中国现在坐在火山口上,任何时候火山爆发,中国经济就完蛋了。整个中国的金融已经在技术上资不抵债了,完全以人为的方式在维持。当时香港知名经济学家刘遵义教授有一个很有趣的比喻,他说中国的坏债问题像老男人的前列腺癌,医学界一个普遍的共识,是说老男人的前列腺癌基本上不致命,这个人是带着癌死,而不是癌致死。他说中国的坏债问题不致命,因为经济增长速度快,增长速度快的时候,债的问题不要紧的,如果效率高,如果增长速度快,可以稀释它。但是,如果软预算约束很严重,增长速度又掉下来了,稀释的手段就没有了。更令人担心的是,最近十年来,大型国有企业在不断加强,加强国有企业就是在加强软预算约束的问题。软预算约束问题带来的后果越来越严重。

 

      中等收入陷阱是制度陷阱

      记者:你怎么看待“中等收入陷阱”,中国是否进入了这个阶段?

      许成钢: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只是人们观察到某些国家似乎有这样的现象。中等收入国家,本身意味着它和发达国家之间还有很大差距,应该都有潜力快速追赶,因此没有道理说中等收入国家的经济增速就会下降。所以,当中等收入国家经济增速下降的时候,重要的是要分析下降的原因是什么。所有中等收入国家增速下降,只要不是战争,百分之百都是因为制度问题。所以与其叫做中等收入陷阱,不如叫做“制度陷阱”更确切。任何中等收入国家,没有能力追赶发达国家,都是因为制度束缚了它的发展,而不是因为中等收入带来的陷阱。

      中国的增长速度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内需不足,而内需不足的原因是全体国民个人所得的可支配收入占GDP比例过低,这实际上是相关制度带来的,相关制度使得各级政府以各种方式收集的财政收入,其增长速度一直快于GDP的增长速度,导致了这个后果,这是近20年时间积累的结果。现在全体个人所得收入占GDP的比例只略高于1/3,世界罕见。相比之下,美国、日本、韩国、印度、巴西、俄国都是50%以上。

 

      减税是解决内需不足的核心

      记者:现在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都很疲弱。对中国来说,你觉得增长动力应该从哪些方面切入?

      许成钢:从基本面上看,决定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决定性原因是内需不足,这个问题不解决,增速是没有可能恢复起来的。怎么解决?减税是核心。中国之所以个人总收入占GDP比例这么低,是因为各种名目的税收太多。

      记者:如果让国家降低财政收入,个人收入占GDP的比例提高,现实中有什么措施能够实现呢?

      许成钢:这直接关系到体制改革,体制改革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困难,当面对大量困难的时候,把财政收入降下来,财政开支怎么办?如果突然间不能支持财政开支,会不会出问题?

      发达国家是如何解决相关问题的?历史上开创产业革命的国家是英国。产业革命的条件之一就是保护产权、减税。但当时英国在与法国打仗,如何解决财政收入问题?他们是通过在市场上大规模发国债来解决的,包括内债和外债。发国债远远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手段问题。为什么法国不能通过发国债解决财政问题?关键在于一个国家有没有在对内、对外大规模举债方面的信用。我这里讲的发国债不是用银行的方式,而是用在市场上卖债券的方式,买的人都是自愿的,而不是被强迫的。当人们认为你的国债是我的投资手段的时候,人们愿意买。在这个条件下,可以用大规模发内债、外债的方式解决财政问题,同时把大量的税减下去。这本身是体制改革的一个大方向。

      另一个体制改革问题,就是如何压缩行政机构,降低行政开支。这里包括国企和各级政府,作为改革的目标,必须有意识地压缩政府,让政府小,压缩的不仅仅是行政的部分,还包括国企。中国的债务问题很大一部分是地方政府债。所谓的地方政府债,实际上多数是以国企的名义,变相从银行里借出来的,这很危险。危险的原因在于它是以土地抵押从银行里借钱。例如,当三四线城市的土地市场出问题,地价下降意味着抵押资产价值的下降,这就意味着不仅仅这些地方政府的杠杆率增高,银行自己的杠杆率也在增高。如果地方政府债是以市场上发的长期债券为支撑,就不这么危险,但它是用抵押贷款的方式从银行借来的债,就很危险。

      记者:2016年民间投资下滑明显,为什么现在民间投资信心不足?有经济学家认为,现在中国处于经济周期的底部,所以民间不敢投资,怎么扭转这种趋势?

      许成钢:实际上市场面对的困难,最基本原因就是内需不足。面对硬预算约束,如果滥投资将造成资不抵债,是要破产的。所谓的硬预算约束说的就是破产,软预算约束说的就是不破产,所以,当整个市场内需不足,面对硬预算约束的民企,就会很谨慎,不敢投资。

      另一方面,当政府用刺激的方式来支持经济增长时,民企很难参与其中,结果就变成了国企更发展,而软预算约束的国企发展靠借债,而这个债往往要变成坏债,这就是很多年人们讲的“国进民退”的趋势。

 

      单独征收房产税不是好事

      记者:对于发达国家而言,房地产税是地方税的主要来源,你怎么看中国最近的房产税问题?

      许成钢:很多人可能认为这是在学习发达国家,但是现在我们必须先要认清楚,发达国家是在什么制度下这样操作的。发达国家共同的基本制度的一部分,是私有土地制度。因此,政府不能靠卖土地获得收入,而是依赖征收房地产税来解决地方财政问题,而征收房地产税的具体安排,是按照地方人民的意愿选举的地方议会自主决定的。

      相比之下,中国是全面的土地国有制(农村集体的农用土地,必须在国有化之后,由政府在市场上出售),地方政府靠卖土地的租期和出租土地获得大量财政收入。所有人现在使用的土地都有租期,买来的都是租期。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再讨论房地产税,有两个基本问题要综合考虑,第一,征税的法理和居民的关系是什么?第二,内需不足的原因是全体个人的可支配收入过低,即税过高,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我并不反对征收房地产税本身,但是这个问题一定不能单独提出来,一定是与整套制度配合在一起的。如果没有整体的改革,没有整体的减税,单独提出多向人们征收一个税种,进一步增加人民的税负,对全国的经济一定是坏事,不是好事。

评论(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一环路西一段155号 电话:028-87316080  18980687036  15196651996 微信公众号搜索“scera-7”
COPYRIGHT©四川企业家网.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12028758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502010511号